宝盈官方直营网站 2

揭秘华为MX4 Pro指纹识别才干进步

原标题:投资热潮对集成电路是好事还是坏事?

元旦假期已过,2018年正式到来。回顾过去的2017年,中国半导体行业热闹非凡,在时代前进的脚步推动下,中国对半导体行业的重视程度也是上升到新的高度。这一年中,中国半导体行业经历了争议、并购、新老交替、诉讼案等一系列变革。也迎来了资本的青睐、政府的支持、企业集体上市,这些变化都彰显出该行业的欣欣向荣。

魅族新旗舰手机MX4
Pro最受关注的热点是其搭载的“指纹识别+mPay移动支付”方案。为此魅族甚至不惜更改其一贯的Home键设计,MX4
Pro也成为全球首款将按压式指纹识别芯片配置于手机正面的Android手机。

备受关注的国家大基金二期落地,中国集成电路企业将迎来更大发展机遇,特别是设备材料和应用端。

“半导体本来是一个非常寂寞的产业,最近两年突然成为一个明星产业,外部的大量资金都涌入进来,包括做互联网的资金、房地产的资金现在全部都涌入到这一产业中来,说起来是有利有弊,但从这两年来看的话就是弊大于利。”某位嘉宾在最近举办的2018第二届集微半导体峰会的发言,揭开了半导体投资的“潘多拉”之盒。对半导体投资的趋之若鹜,到底会引发怎样的漩涡呢?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到要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形成新动能。而半导体行业则是建设制造强国、网络强国的核心和基础,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的重要载体。

今年9月华为发布的Mate 7也在手机背面搭载了指纹识别方案。看来在苹果Apple
Pay进入中国之前,国产手机厂商都正抓紧布局移动安全与支付市场。

工商信息显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下称“国家大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于10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共有27位股东。二期将继续支持集成电路龙头企业做大做强,或于11月开始投资。

宝盈官方直营网站 1

宝盈官方直营网站 2

魅族MX4
pro发布之后,为其提供指纹识别芯片解决方案的深圳汇顶科技有限公司开始被业界熟知。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近日在北京接受了搜狐IT专访,就汇顶科技与魅族合作、指纹识别技术发展进行了解读,以下为专访主要信息:

天眼查信息显示,财政部持股比例最高,达11.02%,其次为持股10.78%的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其他股东包括成都天府国集投资有限公司、中国烟草总公司、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华芯投管理资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及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等27家,其中董事长为楼宇光,总经理为丁文武。

宝盈官方直营网站 ,资本的作“恶”

因此,OFweek电子工程网小编为大家整理了2017年改变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十大现象,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下吧。

多次战略转型

丁文武曾在此前的一场行业峰会中表示,资本要投到半导体产业中,但是大家目前更多地投入到了IC设计上,投到高端芯片领域和短板领域的比较少。所以他建议投资人不仅仅要支持设计业,也要支持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短板——装备业和材料业,还要支持像CPU、DSP、FPGA、MEMS这样战略性的高端芯片领域。

资本对于半导体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运用资本的力量,半导体企业可以加强研发、进行并购、加快整合,但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半导体投资乱象,对产业的发展或许产生了反作用力。

 1.政府企业引领晶圆建厂高潮

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1976年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1993年来到深圳,最初就职于一家台湾半导体公司。2002年创业成立了汇顶科技,最初主要产品是为固定电话提供控制芯片。

有消息透露,大基金二期主要用于接替部分一期项目的资金退出,同时将持续投资晶圆制造、封测业等重资产领域,还将提高对设计业的投资比例,并对装备材料业给予支持,如对刻蚀机、薄膜设备、测试设备和清洗设备等领域企业,推动龙头企业做大做强,形成系列化、成套化装备产品。

湖杉资本创始人CEO苏仁宏在接受《集微网》记者专访时表示,随着大量的政府基金和热资本进入,导致半导体业很多项目是由资本驱动而不是应用或技术驱动的,资本的作恶让产业更加浮躁。而且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政绩,盲目建产业园区,重复上项目,但产业是不需要重复的,这会导致一连串问题,对产业发展长远来看是十分不利的。他还悲观地说,看不去这已不可阻挡。

晶圆是半导体行业的根基,是一切的基础,中国对于半导体行业的重视从晶圆厂中的投资就可见一斑。来自SEMI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晶圆厂建设投资达到60亿美元,而在2018年这个数字将达到66亿美元。其中,政府和企业纷纷投资共建晶圆厂,掀起了一阵高潮。

由于当时我国从农话到国家骨干电话网用的全是国外进口的设备,行业内流传着“七国八制”的说法,而汇顶科技提供的针对固话来电显示等技术迅速获得市场认可,使得当时汇顶科技在2006年前后营收一度达到20亿元规模。

“大基金”一期投资回报初现成果

而且,现在资本热钱纷纷涌入,难免鱼龙混杂。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就表示,在美国没有好的IP融不到钱,但在中国因为钱特别多,有一些公司可能没有干净的IP,甚至可能还有官司,还能拿到融资,这是一个很奇葩的现象,而这么一个恶性循环会导致今后更没有人愿意去创新。在半导体产业,如果不尊重和保护IP,未来一定会尝尽苦果。

  2017年2月10日,Global
foundries与成都市政府在成都高新区宣布合作,正式启动12吋晶圆生产制造基地建设;3月1日江苏时代芯存举行12吋相变存储器项目动工仪式;8月2日,华虹集团与无锡市人民政府在无锡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计划在无锡建设12吋晶圆厂;12月10日,江苏中璟航天半导体全产业链项目开工,将建设盱眙中璟航天半导体8吋CIS晶圆;12月18日,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政府与士兰微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规划建设两条12吋特色工艺芯片生产线及一条先进化合物半导体器件生产线;12月26日,粤芯12吋芯片制造项目在广州破土动工。

不过随着国产手机行业迅速崛起,国内固话市场迅速萎缩,导致汇顶科技面临第一次战略转型难题。张帆用了“死过一回”来回顾这段经历。面对困境,汇顶科技决定依托珠三角制造行业特点,为电磁炉等小家电产业提供电容触控芯片战略转型。但随着主要客户步步高撤出了电磁炉市场,汇顶科技再次面临市场转型选择。

在过去几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在政策以及资本的带动下变得异常活跃,而在投资方的背影中,产业界对大基金的关注度尤为高。

同时,国家大基金或政府的所谓补贴,大都集中在“明星”企业,这也引发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恶果。苏仁宏说,大企业拿到很多补贴资助之后,无所谓是否从市场赚钱,于是就低价销售,让市场走向恶性竞争,这对产业是极大的伤害,特别是市场化的中小企业。

点评:扎堆而来并非全是好事,但也绝非坏事,这其中只要有一半能够坚持下来,都将对中国半导体产业提供强有力的后盾和鼓舞。而政府参与其中释放出的信号,也足以吸引更多的企业和资本进入该领域。

2007年苹果发布第一代iPhone,以多点电容触控为代表点技术革新震撼了手机行业和传统手机企业,张帆认定这将是手机产业的技术未来,而汇顶科技的优势是国内最早进行电容触控芯片研发的的企业,于是说服合伙人与公司员工再次向手机和平板触控芯片行业转型。

2014年6月,国务院颁布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下称《纲要》),将半导体产业新技术研发提升至国家战略高度。且明确提出,到2020年,集成电路产业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逐步缩小,全行业销售收入年均增速超过20%,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大幅增强。

企业的选择

 2.中国存储产业掀起革命浪潮

经过近两年研发,汇顶科技于2009年8月推出第一颗10点触控芯片,当时谷歌第一代nexus手机还是单点触控产品,业内只有苹果iPhone量产使用了10点触控方案。汇顶科技首先遇到的就是国产手机厂商对其认同问题。张帆笑称,汇顶科技员工第一次去中兴介绍产品,曾被对方误认为是某国外企业的方案代理商。困而思变,汇顶科技决定首先从深圳众多众多平板电脑企业开始,而第一个采用汇顶科技方案的手机厂商是波导,最终让汇顶科技开始打开了市场缺口。

同年9月,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国家开发银行联合牵头发起设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首期募集总规模1387.2亿元,为国内单期规模最大的产业投资基金,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芯投资”)为基金管理机构。

而对于“苦钱久已”的半导体企业来说,面对纷至沓来的资本,尤需冷静选择。

  2017年11月,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成功研发32层3D NAND
Flash芯片,已经送样验证。半导体行业中的存储领域,一直都是中国政府和企业钻研的重要节点,如此一来也形成了福建晋华、合肥长鑫与紫光集团在内的三大阵营。中国半导体行业存储领域三大阵营的确立,也是为未来国家层面的竞争确立了基本盘和基建桩。

联发科注资

根据华芯投资官方披露的信息,截至2018年9月底,累计投资77个项目、55家集成电路企业,布局一批重大战略性项目和重点产品领域;有效承诺超过1200亿元,实际出资超过1000亿元,投资进度总体提前9个月,引导带动新增社会融资达到5000亿元左右。所投企业经营状况总体优于行业平均水平,4家企业成功实现IPO。

首要考量的是如何让资本与企业共成长,从汇顶的案例中或可有所启发。张帆表示,“2010年融资时有很多投资机构,有一些出的价钱比联发科还高,但我们却选择了联发科。而原因就在于联发科理解半导体产业特征,不会一年半载就索要回报。做IC设计肯定不是短期就能见效的,汇顶希望找到和我们有一致战略目标的投资者,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样的合作才有可能成功。”据悉,联发科投资汇顶时,当时一股是一元多,上市之后联发科回报大概是600多倍。

  其意义不可谓不重大!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半导体行业发展,除了加强3D
NAND技术研发,对DRAM存储器也非常的感兴趣。长江存储下一步就是进军DRAM内存领域,其DRAM很有可能直接进入20/18nm先进工艺时代。

汇顶科技真正的市场契机来自与联发科结盟。2010年春节前后,张帆的美国合伙人回深圳,在香港转机赴深圳的小巴上,偶然发现邻座竟然是自己久寻未果的联发科Android工程师。而此时联发科在高通打压之下,正寻求向Android解决方案快速转型。

根据不完全统计,第一期大基金投资的企业包括:晶圆制造商中芯国际、长江存储、士兰微等,封装测试厂长电科技、华天科技、通富微电,IC设计厂紫光集团、纳思达、国科微、中盛科网络、兴微电子、兆易创新、汇顶科技、景嘉微等;设备制造商中微半导体、北方华创、长川科技等;材料商鑫华半导体、新昇半导体、安集微电子、雅克科技等。

而且,更多钱的融入也意味着有更多的股东参与。张帆提及,某个公司在最近两年中融了三轮,股东大概有20多家,而有这么多股东的话,当公司要做决策时如果要和所有股东进行沟通的话,做决策的效率就会很低,企业一开始就要从战略的角度来思考这一问题,而不是盲目的为“钱”让路。

  这些革命性的技术改变,对于拉近国内厂商和国外三星等大厂的差距起到重要的作用。

一个月后,在该工程师引荐下,联发科与汇顶科技主动建立了联系,进行技术和业务接触。当年10月,张帆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联发科方面称其平板电脑部门的负责人将从上海赴深圳,希望到汇顶科技看望工厂。而令张帆感到欣喜的是,联发科手机部门负责电容触控的经理,以及负责战略投资的项目负责人此时也在上海,并跟随其平板电脑部门负责人一同到了汇顶科技。

“在2017年我们找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成为我们重要的股东,这几年我们和大基金有很好的合作,当然我们也为大基金创造了不错的财务回报。”汇顶科技董事长张帆在此前的三季度财报披露投资者及媒体交流会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仍然在寻找其他对公司有兴趣的战略投资人,一起来分享公司未来长期的成长。

而在企业估值一浪高过一浪的狂欢下,企业都没有余力注意到“灯下黑”。中芯聚源总裁孙玉望深有感触地说,现在有很多企业因为受追捧将估值抬高,而当一两年之后业绩没有达到投资人需求时,投资人就会施加很大的压力,而公司此时再融资还想维持现有的估值已经不可能了,只能被迫降低估值融资,那时候对企业的伤害远远大于前一轮,下一步的发展也会遇到大问题。对企业来讲,一定要保持理性,要抵挡住这个诱惑,将估值放低一点,引进的的确确对公司有帮助的投资方。

点评:小小的存储器,蕴含着大大的能量!虽然对于半导体行业来说只是一个小事件,对于存储器领域来说却是一件大事。作为国家队,长江存储接下来的量产新闻更加值得期待!

事后张帆了解到,联发科此时正在论证自己做电容触控产品,但经过内部论证认为自己做并不是一个有效率的方式,并由此提出了打造产业“航母”概念,寻求对外的投资与合作。

10月24日,汇顶科技(603160.SH)发布2019年三季报,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6.78亿元,同比增长97.77%。归母净利17.12亿,同比增长437.22%,现金流17.891亿,同比增长超10倍。而在一个月前,汇顶科技股价冲高,市值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半导体芯片行业第一只市值突破1000亿的股票。随后回落,目前总市值仍达到903亿元。